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说书人口中的黑凤凰
说书人口中的黑凤凰

说书人口中的黑凤凰



尚廉9年,外号黑凤凰的女侠南宫嫣自七年前离开师门后,在江湖上遭逢不

    少奇遇。年方二十四的她不但已把九天玄宫流落在外的武功学会,内功修为亦突

    飞猛进,当今武林相信除了她师父白琉璃之外便已再无对手。这段时间她游历了

    很多地方,甚至因为种种原因在西域渡过了接近两年,眼界和知识早已远超当年

    那初入江湖的少女。黑凤凰每次出现时都会藏起她绝美的脸孔,但却藏不住她美

    好的身材,一双豪乳更是天下闻名。

    在某间郊外大宅中,一群男人正在讨论他们拐卖妇女的生意。因为具有有力

    的后台支持,他们的业务一向顺利,直至最近才遇上一点麻烦。

    「消息是真的吗?黑凤凰真的重出江湖?」

    「不会有错,我们在东北方的分坨近来都被一名黑衣女子捣乱,兄弟伤亡不

    计其数。除了她还有谁能有如此能耐?」

    「说起来老八迟迟未到,希望不会也出了事吧。」

    「这女侠武功深不可测,听闻她不但拳脚、擒拿、剑术轻功甚至暗器样样皆

    精,简直是毫无弱点呢…真不知该如何对付她呢!」

    众人陷入一片沉默,心中所想由如何应付黑凤凰渐渐变成把她百般凌辱的幻

    想画面。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他们一看,走进来的竟然就是他们最怕的人!

    这女子脸部上半戴着黑色的牛皮制面具,而脸部下半就包上薄薄的黑色面纱。

    同为黑色的斗篷包裹了她全身,斗篷的领口用了一只有凤凰图案的扣子扣起,它

    们也就是她的外号来处。

    「黑凤凰?!」众人大惊,纷纷拔出兵器严阵以待。但黑凤凰却动也不动,

    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

    「各位不必慌张,她不会再构成危险的了。」一名男子从她身后走出来,拉

    开她身上的斗篷,只见她全身都是黑色:除了那黑衣的夜行衣就是一条条紧紧缚

    在她身上的黑色绳索。

    「老八?你是怎做到的?」众人又惊又喜,当确认了她已被絪仙索缚住,他

    们才敢走近。

    「等一等,她是真货吗?」当中有人质疑。

    「哼,这个乳房还有假的吗?」老八伸手掐一掐她那被绳子扎住,像快要挤

    破衣服的豪乳。黑凤凰轻轻挣扎了一下,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这时他们才隐

    约看出在那薄薄面纱下的塞口球。

    「你们该相信了吧。」老八得意地说。

    「你快些说出当中经过吧!」

    「嘻,那是…咦,大当家呢?」

    「大当家今天有事不能来,喂,你快说吧!」

    「好好,那是…」

    当老八正想入座和他的同伴漫谈自己的奇遇时听到一些物件跌在地上的声音,

    同伴们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向他身后。老八急忙转身,只是黑影一闪,他便已

    失去知觉…

    一会后,黑凤凰站在远方观看那座燃烧中的大宅。「虽然不能找出背后的大

    当家,但把其他当家一网打尽,对这贩卖妇女集团无疑是沉重的打击,也不枉我

    施苦肉计故意被擒。」她摸着手臂还留住因被绳子紧缚而造成的痕迹心想:「想

    不到我回到中原不久便遇上干此等勾当的人,真是世风日下…」

    「好了,现在闲来无事,可以处理一下私事了。」她想起被押解途中遇上的

    说书人,不禁冷笑:「不知他遇上真正的黑凤凰会有何反应?」

    十多日后

    一间破旧酒馆中的食客很不高兴,因为那专门讲述女侠被凌辱故事的说书人

    已有多日不见,他们都在猜测那说书人发生了何事。众人异想天开的猜测了一番

    后那久违了的说书人终于出现了,他看来精神不佳,甚为疲倦,只说了一个又没

    有新意又简短的故事后便急急离开。极之失望的听众纷纷送上杯子、包子等,当

    然是用力撙过去的。

    「真是该死,这几天因为她完全没有时间构思新故事,长此下去只怕会之后

    也不能再在那里说书了…」他一边走一边想:「看来今晚要好好用功了…」

    他住在小镇外围一间破旧的小屋中,本来从不必担心门户安全的他自几天前

    开始总会确认一下无人在旁才会开门,而且也换上新的门锁。里面虽不至家徒四

    壁,但明显是典型穷苦百姓的家。他入去后急忙关上大门,然后急走两步去到床

    前。他用了一些旧布做了床帘,用来藏起那床上的秘密。看见床帘间中轻轻的摆

    动和床上传来微弱的声音,什么今晚要用功的念头都马上烟消云散。

    他拉开床帘,只见床上跪着一名女子。这女子上身身穿一件胸口被剪开的黑

    色夜行衣,下身赤裸,她那丰满的乳房和已湿透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她双

    手被黑色的绳子反缚在背后,两条修长的小腿又分别和大腿绑在一起。她双眼蒙

    住黑布,脸部自鼻子之下也包住黑布。她忘我地不断上下摇动,使双腿之间用青

    铜打造的假阳具不断进出她的身体,对说书人毫不理会。

    「天啊,好一个荡妇,」他摇头叹道。他伸手把她抱住,一边抚摸她的一双

    豪乳一边笑说:「你这算是那门子的女侠,黑凤凰?」他看看那假阳具又说道:

    「这么喜欢我留给你解闷的玩具吗,只怕找遍天下妓院也找不到像你这么淫荡的

    女人了。」

    「呜唔…」黑凤凰迷糊地应道。她现在早已不再反抗,每天只盼望被他侵犯。

    说书人看见怀中的惹火尤物的痴态,想起数日前那完全不同的她…

    当时已是夜深,他正回到家门前。最近他的故事很受欢迎,尤其是关于女侠

    黑凤凰的。数着今天所收到打赏似乎足够更换一下家中甚为残旧的家具。正当他

    打开大门时突然有人把他从后推入屋子里,他滚了一滚便碰上墙壁停下来。狼狈

    地爬起来的他只见一名黑衣人刚刚把他家大门上。从那婀娜的背影他已认出那是

    女人,当她转过身时他便更加肯定。她虽然载着眼罩和面纱,但从双眼和脸形已

    可看出她是位极美的女性。

    「我们该好好的谈谈。」她的说话使看得呆了的他稍稍回过神来,不过一会

    后他又呆呆的盯着了她的豪乳,直至她一巴打在他面上。

    「你在看那里?」她怒道。

    「对…对不起,请问…有何贵干?」他摸着面问道。这一巴打得他甚痛,不

    过幸好她没有运功,否则便不只是痛不痛的问题了。

    「我就是黑凤凰。」

    「啊!」

    「那你该明白我的来意吧。那所谓『女侠前传』是你写的吧?那是什么意思?」

    「是…算是我写的…我没什么谋生能力…只得…用这种故事糊口…绝非有心

    冒犯,请见谅、对不起…」

    黑凤凰打量他一会,有点欲言又止。一会后才说道:「你的故事破坏了我的

    名声,你以后不准再说,否则小心你的人头,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

    「哼!」她转身离开,正当他松一口气时,她忽然又转身,双手按住他双肩,

    把俏脸伸至他脸前,直视他双眼说道:「我还是要好好问的清楚…」

    他只觉她双眼像有魔力般直视自己的内心,使他不得不说出他刚才没有说出

    事情。黑凤凰在得知她想知道的事时正想收手忽觉下体被触碰,原来说书人被她

    迫问得慌张,双手不其然乱挥,更巧合的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产生意想不到的结

    果。

    黑凤凰其实正用她在西域学得的「迷心大法」迫问说书人。这大法能控制它

    人的思想,黑凤凰之前故意被人口贩子所擒时就是用此法使老八在捆绑她时打了

    一个只要用力一扯就能挣脱的绳结。这大法虽威力强大,但极耗精力,而且一定

    要保持集中精神。偏偏黑凤凰的私处因为少年时被调教至极为敏感,稍稍触及已

    令她分心。这一分心使使她失去对说书人思想的控制,另一方面,自一见面后他

    对黑凤凰的强烈欲望却反客为主的一下子涌进她心中。

    「噢!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她心头大震,全身发热,软倒在他怀中。美

    女在怀,说书人虽不太明白何事,但早已色心大起的他不顾一切的亲向她的脸。

    他见黑凤凰只是颤抖而并不反抗,于是便变本加厉的亲向她的樱唇,双手更分别

    摸向她的乳房和私处。她开始时还会轻轻挣扎,但很快便变得顺从,紧闭的双唇

    也张开,睁大的双眼慢慢合上…

    他急不及待的把她推了上床,然后粗暴的脱下她的裤子。

    「噢,不要!不…」她稍微增加了挣扎的力度,但还是给已失去理性的他粗

    暴的冲破最后防线…

    一会儿后,伏在她身上的说书人慢慢爬起来,对于自己这么完事感到有点失

    望。看见身边的黑凤凰两颊绯红、喘气连连,一双泛有泪光的美目痴痴的望住他,

    似在诉说她还未满足。

    稍为恢复理智的说书人想到她武功极高,方才虽是莫名其妙的让自己侵犯,

    但如果她突然回复正常,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他急忙跳起来,站到距

    离大床数步之外。

    虽然床上的她一脸渴求,摆出各种挑逗的姿态,说书人却不敢再接近,反而

    退后。他不自觉地踏上她跌在地上的包袱,低头一看竟发现有一扎黑色的绳索、

    皮制的塞口球,甚至假阳具,这都是她在那贩卖人口集团中带出来。说书人始终

    难奈欲念,便拿起绳索向她走近。

    「你想干什么?啊,停手…」她抬头呻吟道:「不要缚得这么紧,噢!」

    他没有理会她的投诉,把她紧紧的缚起来。因为从来没有捆绑他人的经验,

    他费了不小时间才完成。

    「呜,你弄得人家好痛啊~」她抱怨道:「人家早已投降了,你又何必还要

    缚起人家呢。你…呜唔!」说书人未等她说完便把塞口球塞进她口中,然后扑在

    她身上,两人就这样过了疯狂的一夜。

    等二天中午,还在睡梦中的说书人突然被撞醒。他慢慢的张开眼睛,只见怀

    中的她拼命挣扎,原来迷心大法效力已过。回复正常的她对他怒目而视,说书人

    再次被她的双眼迷着,心中不断重复听见一句说话:「马上解开我…」

    说书人忽觉有异,便急忙用黑布蒙着她双眼。

    「这样看来比较适合你。」听住她透过塞口球传来急速又低沉的呜呜声,他

    的性欲又起,又把她按在床上干起来。

    「贱人,我要把你操得变回昨晚的荡妇!」

    他就这样开始胡天胡地,只顾享乐的生活,她虽然并未再受迷心大法影响,

    但在纵欲之下亦渐失去理性,几天过后便变成真正的荡妇。不知不觉又过了数星

    期,说书人终于因纵欲过度而病倒。他想去看病时才发现他微薄的储蓄和黑凤凰

    身上带有的盘川也已快花光了。现实无情的冷风已吹至,偏偏床上那个淫娃荡妇

    却只会向他不断需索交合,使他对她渐感厌烦。

    最后在生活迫人下他决定把黑凤凰高价卖给那些江湖上的黑道。她知道这决

    定后马上跪住他身前苦苦哀求不要把她卖走,但他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

    只是当看见她被带走时回望他的幽怨眼神,他又开始懊悔了。之后他用了那

    笔钱做点小生意,后来又替一名样貌不错的妓女赎身,把她娶回家中,从此过着

    安稳生活。这些年来他再没有遇上黑凤凰,传闻她被带走不久那些买主便为她开

    了个「落凤大会」,广邀江湖黑道一起对她百般凌辱和轮奸。这持续了几年,之

    后便再无她的消息了。多年后想起她的说书人心中忽然感到后悔不已,甚至想用

    现有的一切把她换回来的冲动。

    说书人就是在极为懊悔和痛苦地从睡梦中醒来。他依稀记得梦中发生了一些

    令他刻骨铭心的事,但他却什么细节也记不起。在他心里甚至连「黑凤凰」三字

    也忘记了。他看看那和以往并无一丝改变的家,只好又开始这一天的工作了。

    他并不知道有人自他醒来后便监视了他一整天,而那人正是黑凤凰。

    「好极,他看来什么也想不起了。」她轻轻叹道:「幸好我在最后关头总算

    把持得住,不然就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想起昨晚的事,她不禁脸上一红。

    「迷心大法使用不当原来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我以后真的要小心了。」

    「他的记忆应该已被洗去,只是不知他会梦见些什么呢…」她喃喃念道。之

    后她离开了这小镇,往京兆县进发。

    「原来这故事是源自京兆县某酒馆。其他关于我的故事都是似道听途说,唯

    独这『女侠前传』却和事实甚为接近。除了把那狗官由姓苟改为姓贾…」她心想: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我的事这么清楚?如果是苟府中人,又应该不会知

    道九顶山上的事。但另一方面在王府发生的事说得甚简短、和大师姊、三师姊在

    密室中的事更是胡说八道。当日我和师姊们的确发现了那个密室,但根本就没什

    么老前辈,自然没发生其他事嘛…虽然我们之后确有一起研究自我脱困之术,但

    又怎会表现得如何淫荡,真是的。我只是不自觉地向师姊们透露了认识那些欺负

    女性的刑具,结果在她们追问下便把那些羞人的事说了出来…还好,她们不介意

    之余还替我保守秘密。」她不禁起往和同门相处的时光,那是她珍贵的回忆。

    她不想引人注目,故平日总装扮成样貌普通的男性。看着自己的打扮,又想

    起自己未学会易容时的男装打扮过于俊俏,曾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她自少随

    其养父学医,再加上日后奇遇,医术已达一流医师之境。故此她通常还会帮人看

    病,顺便赚些盘川。

    就这样她平时是郎中,有需要时就会以黑凤凰的身份行侠仗义,一路去到京

    兆县。不巧那酒馆当日休息,她便只得在县城内四处走走。

    她经过一小巷时意外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一群人似在商讨如何劫掠某大户

    人家。他们的声音原本极细,但却还是传入内功深厚的黑凤凰耳中。

    「哼,又是这些坏人。」她心想。

    那些人不久之后便四散,自行到预定地方集合。黑凤凰便悄悄跟随,此时她

    感到有点为难:因为她没有时间换回黑凤凰的打扮,而同时她又不想时这位「样

    貌平凡的郎中」在江湖上扬名。幸好那些人看来武功不高,她想或可暗中解决他

    们。

    半个时辰后,她来到城外的山路,静静躬在那些坏人的后面。不久一架富裕

    人家的马车接近,跟随这马车的还有十数名丫鬟下人和护卫等。

    这时那些劫匪已一涌已上,她急忙拿起石子,正想出手时才发现那是不必要

    的。那些护卫原来武功颇高,劫匪们看来根本没有胜算。只是这些护卫出手很重,

    看得黑凤凰也皱起了眉头。

    一会儿后当护卫们完全解决了那些劫匪后,一名年轻妇人拖住两名年若十岁

    的女童下车察看情况,那两名女童都因受惊而一直把头缩在妇人背后。

    「小翠?」黑凤凰细看之下竟发现那是以前在苟府侍奉自己的丫鬟。

    当年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又涌上心头,她想起了当年的苟知县苟正道,还有

    她那传闻已病死的女儿…她记得当年小翠随苟正道出外后便音讯全无。于是她暗

    中跟踪他们,直至目送他们走出城中一间大宅。

    「又是苟府?」她看着门牌心想。

    她换回黑凤凰的装扮,就在当晚夜探该苟府。内里不论门窗式样、花园设计

    也和当年在梓州的苟府极相似。轻功出神入化的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到处看看,很

    快便来到屋主夫人的睡房。

    房中只有小翠一人,她正在缝制一件女孩子的衣服,表情甚为幸褔。

    「小翠,是你吗?」忽然一把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她背后传来。

    她急忙转身,一见来者便马上面色大变,连声音也有点抖震的问道:「是…

    是你?你为何会找到这里?你…你…想干什么…」

    「小翠,你怎么了?」在她面前脱下面具和面纱的黑凤凰不解的问道:「我

    刚巧经过京兆县,知道你住在这里便想来问问当年苟正道和苟府被抄家的事…」

    「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小翠忽然变得非常激动地说道:「这不是你

    该来的地方,请你离开…我求求你,快些走吧!」

    「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黑凤凰大惑不解。

    「不要问了,求求你快些走吧,在未被发觉前…」这时小翠竟走过来想推她

    出房间。

    「夫人,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外面一把粗豪的男声音问道。

    「迟了…」小翠叹道。

    「内里有不速之客!」

    「夫人,得罪了!」两名护院冲入房里。黑凤凰急忙戴回面具和面纱,轻巧

    的跳出窗外。这时外面已有数名护院一边大叫「有刺客」、一边向她冲过来。

    很快她就被十数人包围。黑凤凰发现他们当中不少竟是曾在江湖上有名的黑

    道中人。此时她要走自然无人能阻,只是她却对这大宅越来越感兴趣,决心探个

    究竟才离去。

    在护院们这方面,他们很快就认出眼前的是闻名的黑凤凰,各人都不敢轻敌,

    纷纷拿出各种独门兵器。虽然见她被己方众人包围,但一时间还是无人敢主动出

    击。直至当中一名魁梧大汉按捺不住,挥舞巨大的大锤向她攻去。

    「杀人如麻,当诛。」她一边念着一边挥出左掌。她出手看似漫不经心,但

    却轻轻松松的把高速挥动的大锤自大汉手中打飞。同一时间她右手连点他身上多

    处大穴。当那大锤跌在地上时,那大汉亦同一时软倒在地上。

    「呵呵,好武功,看招!」正当他人都吓呆了的时候,一名年纪较长的、约

    有五十多岁的男人挥动铁杖向她攻来。这铁杖的末端连住四条长长的铁炼,每条

    铁炼的末端又连住一个铁勾。在他挥舞之下,那四条铁炼就好像四条有生命的毒

    蛇向她步步进迫。

    「奸淫掳掠,死不足惜。」她又一边念着一边出手。众人还看不清她怎样出

    手,那四条铁炼却已被打了结。正当那男人惊讶之际,黑凤凰又已连点他多处大

    穴。

    「好好的查问一下才动手杀人吧。」她心想。

    那刚被制服的男人在这群人中年纪最大,武功最高,一直以大哥自居。此刻

    被一名年青女子轻松击倒,不禁老羞成怒的大喝:「你们还在看什么?一起上来

    把她宰了!」

    众人均想她武功太高,单打独斗的确难有胜算。于是十多件兵器同时向她招

    呼,但此时她注视的却不是它们,而是远处的房间。房间的门稍稍打开,一名男

    子似躬在里面偷看院中情况,她隐约看见他的样貌,那是一张她怎样也不会忘记

    的面孔…

    这时那些兵器已击至,一声大响之下尘土飞扬。众人发觉那些兵器都打在地

    上,原本在该处黑凤凰却不见了。

    「快去保护老爷!」小翠叫道。他们才发觉黑凤凰早已奔至远处的房间门前,

    于是都急忙向那里跑去。

    黑凤凰冲进房间后却找不到那人的纵影,她四处察看下才发现床上有人,结

    果那人在毫无还手之力下被她由锦被中拉了出来。

    「太好了,原来你这个狗官还没有死。」她狠狠地道,此人正是当年那狗官

    苟正道。

    「你…你是嫣儿?」苟正道惊慌的求道:「饶命啊,不…不要杀我,我们总

    算夫妻一场…」

    黑凤凰一听之下更是盛怒难忍,用力扣住他喉咙说道:「饶命?你杀我爹、

    欺压百姓,坏事做尽…」她忽然发觉此番对话和当年他们进行的侠女游戏十分相

    似,一股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嫣儿,停手!」

    「娘亲,这位姐姐在干什么?她为何要捉住爹的喉咙?」小翠和一把女童的

    声音从后传来。

    黑凤凰转身一看,只见面前是一名和自己甚为相似,约十岁的女童。而站在

    她身后的小翠,却用一把匕首指住女童的后脑说道:「快停手,你不要迫我。」

    「娘亲,到底发生何事?」看不见那把匕首的女童还是不停的问道。

    「小翠,她,她是?」就在黑凤凰分神之际,几把钢刀、长剑等已分别架在

    她颈上。

    「不要伤害她!」躺在地上的苟正道叫道。那些护院便马上点她全身多处大

    穴,即使武功高强如黑凤凰在短时间内亦难以自行解穴,但他们已随即粗暴地用

    捆仙索把她缚起来。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确定黑凤凰已束手就擒,小翠急忙收起匕首

    并拖住那女童离开,那女童临走前回望了一下房里的黑凤凰。

    「娘亲,这位姐姐哭了,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位姐姐缚起来…」那女童的声音

    渐渐远去…

    半个时辰后

    「怎么了?」小翠问道。

    「回夫人,一切已准备妥当了。」一名丫鬟说道。

    「好,你快去通知老爷吧。」小翠说道:「其他人退下吧。」

    「是。」一众丫鬟便马上离开。

    这时房间里除了小翠外便只剩下一名呆呆看着铜镜的年轻女子。镜中人已由

    传奇女侠变回苟正道的宠妾—嫣儿:她此时已被灌食了大量逍遥散,全身功力尽

    失。面上被涂上浓艳的化装,配戴上名贵的耳环和附有银铃的颈圈。她脸部下半

    一如当年初入苟府般被一个使她的嘴唇保持张开皮制口罩所包裹,方便灌入食物

    及让苟正道的那话儿进出。身上被换上一套华丽的衫裙,它的腰部亦配有使她纤

    腰更为纤瘦,乳房更突出的皮制腰封。她双手再次被戴上那使她不能运用手指的

    皮制无指手套,手腕载着的手铐各有一条短短的锁炼连在腰封之两侧,使她双手

    的活动能力大受限制。最后当然是那使她举步为艰的高跟短靴。和当年一模一样,

    一个任由苟正道摆抪的性奴。

    「你为何要回来?你为何定就要和我争老爷?」小翠对着她叹道:「当年那

    个晚上侍奉老爷的本来该是我,十一年前老爷最艰难的时间亦只有我一直侍奉在

    侧。为什么?为什么只要你一出现,老爷的心就一定会被你抢走?!」

    「…你别想指望连琳儿也抢走,她可是我养育了十一年的女儿。」小翠留下

    这句说话后便离开了。

    「是吗?原来她叫琳儿…」嫣儿心想。

    「哈哈,准备好了吗?太好了!」一把男声从外传来,嫣儿不用看已知道那

    是谁人,即使那人头部左摇右摆的走到身边她亦只是低着头故意不看他。

    「哈,让我好好看看我多年不见的好嫣儿!」苟正道伸手把她的脸抬高并转

    向自己,叹道:「噢,已变成名乎其实艳绝天下的大美人了!」嫣儿对他的说话

    毫不理睬,一直把视线避开他。

    他仔细打量眼前人,在十一岁时已和苟正道差不多高度的嫣儿现时已近五尺

    九寸,比他高出近一个头,身型婀娜,玲珑浮突。清秀的绝色脸孔一如以往,只

    是眉宇往多了一份妩媚,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女性魅力。

    「啊,这是什么?你的身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惹火诱人?!」他望向嫣儿那

    快要挤破衣服的巨乳,不禁一边抚摸它们一边赞道:「想起来当年你的乳房还是

    小小的,真是时光飞逝啊。」

    他坐在嫣儿身边,把她一拥入怀,她虽拼命挣扎但那只是无力的抵抗,结果

    只能任由苟正道一边对她上下其手,一边在她耳说话:「好嫣儿,真是挂念死我

    了!经过这么多年,你终于又回到我的怀抱里…」

    本来她想死命忍住自己的性欲,无论他如何触摸自己也绝不可有所反应。但

    是很快嫣儿便已经放弃了。这狗官是多么的了解她的身体,而由逍遥散所引发的

    欲火又是多么的强烈。她知道自己再次被这狗官驯服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还是不

    久的将来…

    只是她却没有像预期中的被苟正道强奸,因为他还未进入便已伏在她身上睡

    着了。欲火高涨但又无处宣泄的嫣儿厌恶的看着他,心中不断向他大骂。

    第二天苟正道醒来时对嫣儿嘻笑道:「哈哈,对不起,对不起。这副老骨头

    真是不中用,不过好嫣儿你放心,我今晚一定会用上最好的补药,保证你满意。」

    一夜难眠的嫣儿懒得理会他,只是冷冷的望住床顶。

    苟正道亲亲嫣儿便离开,之后二位丫鬟便进来替她梳洗。

    这些丫鬟不知道嫣儿的厉害,结果让她遇上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在替嫣儿清

    洗全身后,其中一人因事离开了片刻。当剩下的丫鬟脱光了她的衣服,正想用绳

    索把她再次缚起时嫣儿突然发难。

    嫣儿虽然功力尽失,但她的迷心大法还在。正在捆绑她的丫鬟被出奇不意地

    迷倒,而另一名丫鬟亦回来时亦被她迷倒。

    嫣儿换上晕倒丫鬟的衣服,然后稍为装扮一下,不细看的话人们都会把她当

    成府中丫鬟。把两名丫鬟都藏在床上,再确定房间里看来并无异样后她便急忙离

    开。

    「只是好险,差点又会被这狗官侵犯了。」嫣儿想着,心中虽不舍得女儿,

    但还是觉得要先尽快离开这里,待药力过去功力回复后再作打算。

    「喂,你啊,给我停下来。」忽然一把声音叫住她。回头一看,原是数名丫

    鬟和下人。领头的管家说道:「我们人手不够,你也过来帮忙吧。」

    以嫣儿现时的状况随便一个稍为有力气的下人也能把她制服,故嫣儿只好听

    从他的说话。

    他们原来要搬一些物品到苟府旁边没有门牌的屋子去,这屋子和一般民家比

    起来并不算小,但当然和苟府比起来就差天共地了。

    到达大厅里嫣儿总算把重担放下,这时她听到有人走近,声音似曾相识。

    「这是老爷送来的吗?」

    「是的,大夫人。」

    「哼,『大夫人』!」进来的妇人冷笑说:「不敢当,我们对他来说只是不

    屑一看的废物,说不定随时会要了我们的命呢。」

    「大夫人,你不再要刺激老爷了。」和她一起进来的妇人忙道。

    「是啊,是啊。」

    「她们怎么也在这里?」嫣儿这时才发现她们竟是苟正道以往的三位夫人。

    「那么小人告退了。」管家不敢回应这敏感的话题,便想马上回去。

    「等等,这么多东西我们搬不了,你们留下一些人把它们搬进去吧。」

    「是。」管家对着嫣儿等共四名丫鬟说道:「你们就留下来听大夫人吩咐,

    把东西放好才回去。」

    嫣儿怕她们认出自己,故不敢接触她们的眼线,只有一直低住头。

    这些箱中装的都是食粮、日用品等,她在搬运途中听住夫人的对话,大致上

    猜到她们的情况:原来苟正道因为罗氏曾把嫣儿等人卖入妓院而对这些夫人大为

    动怒。虽然在这里供养不缺,但苟正道却几乎没有来过,亦不许她们去找他。另

    外她还听到罗氏略略提到苟正道原配郑氏,因为只是轻轻带过故不太明白。一边

    摆放东西一边偷听的嫣儿忽然觉得似是有人正在注视自己…

    突然一名下人从苟府急奔而来,他看见正在搬运东西的丫鬟便叫道:「你们

    不要搬了,那个人逃走了,老爷要府中所有人马上回府帮忙搜寻!」

    「是吗?咦,好像少了一个人,快把她也叫回来。」

    「你在说什么?府中下人只剩下你们三人未返。」

    「怎么可能,刚才明明…」

    「你们等一等。」罗氏忽然叫住争论中的下人们道:「里面有个箱子要还给

    老爷的,你们顺便搬过去吧。」

    下人们便不再说话,一起去把那箱子搬回苟府。

    「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只可给老爷看的,你们千万要小心。」罗氏在他们临走

    时说道。

    下人看看箱子上的封条,自然不敢大意地把它搬走。

    「你为何要帮她?」当他们都离去后,二夫人轻轻问道。

    「哼,我只是不想老爷事事称心吧了。」罗氏冷冷道:「如果把他一剑杀了

    就更好。」

    因为嫣儿逃走了,苟府上上下下都忙于寻找她的踪影,在府中一无所获后他

    们便出外寻找。感到疲倦和失落的苟正道去了书房休息,他想起有下人曾通报罗

    氏给他的箱子正放在这里,便走过去看看。

    一看之下,却发现那箱子已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突然

    感到一把匕首正架在他颈上,转头一看,持刀者正是嫣儿。

    「要命的就不要造声。」她轻声说道。

    「好…好嫣儿,有事好商量,何必动刀动枪呢?」

    嫣儿其实想过就这样刺下去,但想到自己现时不单不能带走女儿,就连自身

    亦难保,故她选择了把他作为人质。

    「带我去马房,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性命不保,走!」她让他走在前面,

    自己就好像丫鬟般跟随着,只是这个丫鬟却是暗中用匕首指住她主子背心。

    此时府中人少,嫣儿很顺利便来到马房,她和苟正道同骑一匹马离开。

    「好…好嫣儿,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

    「安静,为防你通风报讯,你要先跟我走一段路。」

    她赶及在城门关闭前出城,就这样带住苟正道走至城郊一条小路上。

    「想不到大夫人居然会帮我藏在箱中,否则今次真是劫数难逃了。」嫣儿心

    想。

    「到了这里你可以放了我吧?」苟正道问道。

    「…」此时嫣儿却想到自己现在既已逃脱,在这里杀了这狗官亦无妨。

    「嫣儿?」苟正道感到有点不对劲,转头一看竟发觉她刚把匕首举高,正在

    犹疑应否刺下,他便急忙用全力撞向身后的嫣儿。

    因为单手拉住强绳,又再加上没什么气力,她即时从马鞍上被撞跌下来。两

    人一起滚在地上,扭打一回后她终于因气力不足而被苟正道制服。

    「放开我!你这个天杀的狗…唔唔!!」他取出手巾把嫣儿的嘴缂住。

    这时她俯伏在地上,被苟正道肥胖的身体压至动弹不得。她在这情况下使不

    出迷心大法,无力的双手亦无法把他推开。苟正道的那话儿正好压住她的臀部,

    从该处传来的感觉使她知道他色心已起。嫣儿慌忙用尽仅有的气力挣扎,但还是

    被他把她双手扭到背后。他用右手同时捉住她双手,同时就左手去脱她的裤子。

    她的下体先感到一阵凉意,然后就是被异物插入的痛楚。堂堂传奇女侠黑凤

    凰就样被不懂武功的仇人在野外强奸,随着从私处传来的痛楚渐变成阵阵快感,

    绝望的她在心中悲叹一句:「完了。」

    苟正道虽曾多次侵犯嫣儿,但以这种形式进行却是第一次。新鲜感再加上之

    前进食的补药使他今晚特别兴奋又表现得特别勇猛。他一次又一次猛力的冲刺终

    使燃起嫣儿的欲火,此时已失去理智的她开始不自觉地迎合苟正道的动作,被缂

    住的嘴发出阵阵低沉的呻吟,结果她少有地先于苟正道达至高潮…

    之后苟正道伏在她身上休息了一回才爬起来,跟着从马鞍上取出绳索,这时

    的她已完全失去反抗的气力,只能任由他把自己双手绑起来。看见地上喘气连连

    的尤物,苟正道不禁淫笑道:「想不到我们分别十年后的第一次会在这种地方进

    行,哈。也好,很刺激呢。」

    他看见附近有一间破庙,于是便抱住嫣儿入内继续他想做的事…

【完】